热门书评
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
发布时间:13/07/12   阅读次数:4667  

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时代的真理与良心

袁贵仁

深化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是推动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基石。“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丛书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和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的最终成果,丛书共十卷,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体论、辩证法、认识论、历史观、人学理论、价值理论等不同视角,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乃至哲学研究领域最基本、最重大的理论课题进行了全面探索,是融权威性、前沿性和学术性为一体的大型丛书。我们相信,这套丛书的出版将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节点,必将对促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产生积极作用。本刊特别邀请丛书的部分作者和相关领域的学者就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展开探讨,以进一步拓展此课题的研究。

一个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逝世之后,对他的观点、思想和学说进行持续性研究,在人类思想史上不乏先例。但是,像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样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如此广泛、深入而持久的研究却是罕见的。更重要的是,每当出现重大历史事件,每当历史处于转折关头,人们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转向马克思,并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行新的研究。在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仍是一门“显学”,研究的范围愈来愈广,层次愈来愈深,其探讨的问题之宏广邃微,概念范畴之洗练繁多,理论内容之博大精深,思潮迭起之波澜壮阔,学派形成之层出不穷,实为任何一种哲学研究无法比拟。可以说,在伦敦海格特公墓安息的马克思,比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埋头著述的马克思更加吸引世界的目光。

当然,我们注意到,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同维度、不同层次的研究中,基础理论研究具有根本性和方向性,犹如一座宏伟大厦的基石,仿佛一艘远洋巨轮的舵手。基础理论研究从根本上制约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广度、深度和维度,制约着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主题、理论内容、理论特征和理论职能的理解。正因为如此,我们向读者呈上这套“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丛书。

“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丛书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的最终成果,同时,也是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的最终成果。列入“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丛书的著作包括:吴晓明、陈立新教授的《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研究》,孙正聿教授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研究》,杨耕教授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欧阳康教授的《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研究》,袁贵仁教授的《马克思主义人学理论研究》,马俊峰教授的《马克思主义价值理论研究》,胡长栓等教授的《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研究》,丰子义教授的《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理论研究》,王南湜教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历程及其规律研究》,刘放桐教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现代西方哲学研究》。

从这些著作的内容看,它们分别涉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体论、辩证法、自然观、历史观、认识论、人的理论、意识形态理论、价值理论等,显示出不同的理论内容和理论视角,犹如一曲由不同和弦构成的交响乐。我们并不认为这些著作完全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来面目”,这些解释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本”,因为我们深知解释学的合理性,深知这些著作受到作者本人的哲学素养、知识结构、研究方法和价值观念的制约,而且马克思离我们的时代越远,对他认识的分歧也就越大,就像行人远去,越远越难辨认一样。但是,我们又不能不指出,这些著作是作者30年来上下求索、深刻反思的产物,是作者哲学研究的心灵写照和诚实记录。在这里,作者们以“客观的理解”为准绳,力图用简洁的语言、适当的叙述、合理的逻辑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马克思。

从这些著作的作者看,他们分别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吉林大学、复旦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单位。这是一个特殊的学术群体,他们大都出生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基本上都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那个“解冻”的年代走进大学校园,而后又取得博士学位,被破格评为教授。这些作者都经历了共和国的风风雨雨、天灾人祸,而他们的学术生涯又是同改革开放的历程联系在一起,几乎是同步的。正是这段特殊的经历,使这些作者对社会、人生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了独特而深刻的体认,并为我们展示了一幅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总体画面。你可以不欣赏这幅画面,但它的斑斓五彩不能不在这一点或那一方面燃起你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激情。这是“理性的激情”。

从根本上说,理论上的任何一种重新解读、重新研究、重新建构都是由现实的实践所激发的。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的研究也是如此。对于我们来说,正是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尤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促使我们重新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正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中,我们真正理解了“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真正理解了市场经济是“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的时代,真正理解了“重建个人所有制”和“确立有个性的个人”的真正含义,真正理解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以及以人为本的极端重要性……一句话,马克思主义哲学仍具有“令人震撼的空间感”。

在编写本丛书的过程中,我们认识到:不能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神化”即教条化,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变成一个无所不在、无所不包、无所不能的绝对真理体系。自诩为包含一切问题答案的学说,不是科学,而是神学。历史已经证明,凡是以绝对真理自诩的思想体系,如同希图万世一系的封建王朝一样,无一不走向没落;同时,也不能把马克思主义哲学“钝化”,即磨掉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批判性和革命性的锋芒,将其变成一个“价值中立”、无任何立场的“讲坛哲学”“论坛哲学”“知识体系”,这实际上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贵族化”。我们必须明白,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批判哲学、实践哲学,其宗旨就是通过“革命的、实践批判的活动”改变世界,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抽去这一点,也就抽掉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与“魂”。无论是“神化”、教条化,还是“钝化”、贵族化,实质上都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抽象化,都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性格格不入。

1883317日,恩格斯在悼念亡友马克思的演说中指出:“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马克思是一个科学家,但“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恩格斯的这一评价,极其公正而准确。我们应当明白,马克思是科学家和革命家的完美统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高度统一,它使哲学的理论主题从“世界何以可能”转向“人类解放何以可能”。马克思主义哲学由此成为实践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统一,成为形而上学批判、意识形态批判和资本批判的统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批判的是资本主义,关注的是人的生存的异化状态的消除,以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只要资本主义存在着,只要人的生存的异化状态没有被消除,马克思主义哲学就必然存在着,并以强劲的姿态参与并推进着人类历史进程。在这次编写本丛书的过程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到什么是“死而不亡”。马克思“死而不亡”,马克思主义哲学仍然是我们时代的真理和良心。

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的力作

陈先达

杨耕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一书,是近年来马克思主义学界研究历史观问题的新的力作。

在马克思的思想历程中,历史观始终是其关注的焦点。历史观不仅仅是马克思全部学说的一个领域或一个组成部分,而是其全部学说的核心和关怀所在。马克思的全部思想学说中都贯穿着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马克思不仅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缔造者,而且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最富有成就的应用者。马克思的全部著作,从短小的政治评论到伟大的著作《资本论》,我们都可以发现这个特点。

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是历史观的根本变革,由于它对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具有基本理论和方法论的价值,因而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始终处于极其重要的地位。从马克思、恩格斯到列宁、毛泽东,再到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都极其关注历史唯物主义理论的创造性发展和在实践中的应用。历史证明,能否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能否坚持或在何种程度上推进马克思主义的研究,都与如何对待历史唯物主义密不可分。在第二国际后期某些领导人的理论错误中,根本的一条就是不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的本质。与第二国际后期某些领导人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机械论的解读不同,以卢卡奇为肇始者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注意到马克思的历史思想的重要性和辩证性,并着力从主体性和能动性方面开拓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不足和失误,恰恰也是因为没能准确把握历史唯物主义的辩证法与唯物主义相统一的本质。

经过最近三十多年的研究和探索,我们都知道历史唯物主义不仅是历史观,而且也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最重要内容。从马克思主义世界中排除历史唯物主义,就会倒退到旧唯物主义的水平。不仅如此,历史唯物主义还包含极其丰富的政治观、伦理观等多重因素,可以从多角度进行研究。应该说,从总体上把握历史唯物主义我们目前做得还不够。《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在这一方面做了可贵的探索,取得了可喜的成就,在深度、广度和力度上都值得赞赏。

《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有三个值得注意的特点:

一是直面各种理论思潮,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抱持明确的、明朗的态度。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丛书“总序”阐述的三个统一的原则,即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的高度统一,是形而上学批判、意识形态批判和资本批判的高度统一,是实践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统一。《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以这三个统一为导向,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理论立场和理论追求。

二是关注当代社会、思想和理论的前沿问题,对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做出较为系统的论述。《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以实践作为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出发点范畴,把历史本体论和历史认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双重职能,从而对“社会的自然与自然的社会”“社会的个人与个人的社会”的论述体现出辩证的思想态度。对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三者内在的融合与统一,社会的本质、结构和有机体的特征,历史规律的形成与特征,意识与意识形态批判,实践反思与“从后思索”,科学抽象与思维建构,都做出了自己的论证和阐发。熟悉当代思潮的读者不难觉察,《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中包含着对“微观史学”中的某些理论倾向的不同看法。

三是强调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现实性和政治性。近年来,一些论著往往片面强调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术性,不愿多谈甚至避而不谈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性和政治性,这显然是错误的。没有现实性的马克思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性并不在于它能够直接回答哪个具体问题,而在于它为解决现实重大问题提供的基本理论、科学方法和和政治智慧。如果从马克思主义中剥离它的现实性和政治性,就会把马克思主义变为无害的偶像。该书以“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为最后一章,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马克思主义所思考的重心,就是人类何以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本身正是这一个历程的旗帜和路标。《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积极引导和推动读者朝这个方向前进。

由杨耕的书,我想起了一些往事。从我写作《走向历史的深处——马克思历史观研究》至今,差不多30年过去了。杨耕是我的学生,曾经跟我攻读博士学位,也一直从事历史唯物主义研究,他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研究》,和我的《马克思历史观研究》在书名上就息息相关。我的那部著作的主要任务是回溯、追溯,着力于恢复马克思历史观的本来面目;他的这部著作则不再局限于马克思,而是扩展到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关涉到现代西方历史哲学,并力图建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当代形态。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拓展。对此,我非常欣慰。

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学术著作更是如此。学术著作是极其个性化的,它是从作者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思想。“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时代在发展,思想在进步。我从不用自己的思想束缚我的学生,我举起双手欢迎、赞同和支持我的学生用创造性思维进行马克思主义历史观以至马克思主义的研究。

 

本体即人的历史

邹诗鹏

吴晓明、陈立新教授著的《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研究》一书,最近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本书依循思想史的研究进路,系统阐发了马克思主义存在论思想。能够看出,这是一部力作。读罢这部新作,我的一个想法也逐渐明朗:多年以来我们也许过多地纠结于传统的ONTOLOGY范式,或过于宽泛地讨论马克思的哲学革命之类的话题,而马克思自己所要关注的本体,其实就是人的历史。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研究》从立意、运思及其探索过程所要努力达到的目标。

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看上去是一个老课题,却常讲常新。仔细想来,缘于各种原因,这一问题的探索似乎总是处于起步状态。关于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的探讨,并由此命名和重构其哲学学说的学术努力,乃是新时期实践观探讨的焦点。上世纪80年代有关物质本体论与实践本体论的争论依然记忆犹新,而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西学有关BEINGONTOLOGY的探讨亦颇得学术宏旨,随后马哲界各种新的提法,诸如历史本体论、社会本体论、社会关系本体论、感性本体论、实践生存论之类的探讨及创构,亦皆蔚成一时之风。然而,愈是纳入西方思想框架,人们愈是深感马克思主义本体论(或存在论)与西方哲学本体论对接及其互文理解的艰难。因此,尽管在新世纪前后,随着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存在论革命的理解以及对现当代哲学生存论转向问题的研究逐步深入,尤其是通过展开同海德格尔的批判性对话研究以揭示马克思思想的当代性,学界对于此一论域的进展似已取得可圈可点的成绩。但更进一步的探索却在很大程度上中止了。委实说来,顺着西方已有的存在论资源及其话语,好像能够说出来的也就这么多了。近年来,有关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的研究陷于沉寂。

实质的问题可能在于,由马克思主义自身的本体论,并没有依其应有的力道及其方式呈现出来。因此,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及其蓄势,本书二位作者再启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研究,并特别发挥吴晓明教授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即已经显示出来的思想史研究功力(其代表作为《马克思早期思想的逻辑发展》与《历史唯物主义的主体概念》),重新发掘马克思主义存在论。

仅仅以西方哲学传统的ONTOLOGY来理解马克思的本体,注定无解,因为马克思终结的是西方哲学传统的思维模式、理论形式以及提问方式。马克思讲得十分清楚:“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实际生活过程”。这也是陈立新教授多年以来一直就在阐释的观点。这里,以“生活”、“感性”来称谓马克思的本体未尝不可,但是,这类概念本来就是费希特、费尔巴哈以及现代生命哲学的常规概念,而且也是青年马克思用得较多的概念,而我以为还是用马克思本人的“社会存在”概念更妥。“社会存在”,乃是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提到的作为新唯物主义基础(因而是区别于旧唯物主义)的“社会化的人或人类社会”,也是与实证主义的“社会”(此后迪尔凯姆明确地确定为“社会事实”)区分开来的人的感性活动及其关系,是作为人的历史活动的结果。由此阐释开去,马克思所谓“本体”,不过是人的实践活动,但显然不是费希特及赫斯所谓行动哲学意义上的“实践”,而是人的历史性的实践活动。

因而,尽管赫斯已经提出诸如“须让哲学家们去改变现实世界”之类激进的政治主张,但他显然并没有成为马克思所谓的新唯物主义者。问题的关键是,当马克思明确其新唯物主义或实践的唯物主义时,具体的阐释及理论建构,是通过唯物史观实现的。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揭示共产主义“是完成了的自然主义与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的统一”,并视之为“历史之谜的解答”。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更是明确地把唯物史观界定为“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清晰地显示马克思何以明确地把本体确定为人的历史。马克思进而也要求重新阐释并深化对历史的理解。此前盛行的历史主义或历史哲学,在彻底批判实证主义单一的社会进化论的过程中,其实已把历史看成了“过去了的存在”。依马克思哲学的意旨,历史不过是人的自我解放及其实现过程,因而本质地蕴含并指向未来。依此而论,马克思主义本体论,也就是对唯物史观这一新的历史哲学的领会。

这样的领会令人释然也豁然。包括由第二国际阐释并受到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质疑的马克思主义本体论,其实都须重置于马克思通过超越德国古典哲学以及青年黑格尔派的历史哲学从而开启的自身思想进路中展开重释。而借道于现象学及海德格尔的存在学说,其实成了打开马克思主义本体论当代视域的必要参照,而绝非支撑。虽然,当代已经开启了多重本体论或存在论视域,但是,奠基于人的历史、承担历史进步并表达为现代社会政治理论基石的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了其独创性的本体论内涵。

辩证法:从现成“知识”到哲学“智慧”

在中国,“辩证法”可谓耳熟能详,近乎妇孺皆知,但正如黑格尔所言,熟知并非真知,“辩证法”同时也是遭遇误读和误解最深的哲学理论之一。如何从哲学层面,理解和阐发辩证法所蕴含的鲜活的思想智慧,焕发其所特有的理论生命力,是辩证法研究最为重大的任务。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孙正聿教授所著《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研究》一书,正体现了这种理论自觉,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针对以往人们辩证法理解中所存在的根本问题,作者说道:“辩证法变成了‘可以用来套在任何论题上的刻板公式’,变成了‘可以用来在缺乏思想和实证知识的时候及时搪塞一下的词汇语录’,也就是把辩证法变成了没有思想内容的‘辩证词句’。因此,从学理上说,我们必须对辩证法提出的首要问题是:辩证法是不是一种脱离思想内容而到处套用的‘方法’?”这无疑十分敏锐而深入地抓住了以往辩证法理解中最为深层的症结:辩证法成为了一种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运用的“现成知识”和可以解决所有难题的“钥匙”,由此所造成的后果便是,辩证法成为了独断的、抽象的教条,成为了一种失去真实内容的无聊话语游戏,辩证法本应具有的启迪心灵的思想力量彻底丧失了。

辩证法不是“现成的知识”和“万能的方法”,而是建立在通晓人类思维历史和成就基础之上的哲学层面的“思想”和“智慧”,这是作者在书中所要努力确立的基本观点和立场,也是该书最重要的贡献。

“思想”总是“历史性的”思想。要深入理解和把握辩证法,首先必须梳理辩证法的思想谱系,消化辩证法理论发展所留下的丰厚遗产。作者在书中对马克思的“批判的和革命的辩证法”、恩格斯的“理论思维的辩证法”、列宁的“三者一致的辩证法”、毛泽东的“实践智慧的辩证法”等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辩证法研究所取得的代表性成果,进行专门而系统的研究,展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过程中辩证法研究已经达到的思想高度和水准。通过这种研究,作者向人们表明:我们今天对辩证法的理解,绝不能脱离和遗忘思想史上经典作家所留下的重要思想资源,否则,任何对辩证法的言说,都将陷入无知而狂妄的轻率和独断。

“思想”同时也总是“时代性”的思想。辩证法的思想力量需要在当代理论与现实语境中获得确证。作者在书中通过对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批判本质、实践基础和当代课题等的专门探讨,揭示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在今天所具有的理论活力与当代意义。它启示人们:把辩证法当成四处套用的“标准答案”,将使辩证法沦为与现实生活相敌对的僵化力量,并因此遭到人们的冷落、嘲弄和遗弃。只有充分发挥辩证法所特有的批判本质,面向当代人类生活实践,使辩证法成为内在于当代社会生活同时又超越当代社会生活的思想力量,辩证法才能真正体现时代精神的要求,成为理解我们时代的“活的思想”。

辩证法不仅是一种“理论思想”,而且蕴含着深刻的“哲学智慧”。在本书中,作者从人独特的生存方式出发,探讨了辩证法作为一种“生活态度”,在处理诸如“小我”与“大我”、独立性与依附性、个人利益与整体利益、价值取向与价值导向、价值认同与价值规范等矛盾关系中所展现的思想智慧。从“人的精神家园的辩证法与辩证法的精神家园”的内在循环关系出发,探讨了辩证法在理解“自己构成自己”、“自己超越自己”的人类精神家园中所蕴含的生命智慧。沿着作者的思路,我们将会自觉地认识到:辩证法绝不是供人摆弄的现成知识和方法,甚至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科学理论”,而是一件需要每一个人立足于自身生活,去用心领悟和觉解的“生命的事情”。

从现成的“知识”走向哲学层面的“思想”和“智慧”,这是辩证法的自我拯救。《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研究》一书提出了这一重要任务并为推进这一任务的完成进行了有启示意义的探索,其最大的启示就是:以一种开放的胸怀,从更丰富的视角、更深入的层面,创造性地阐发辩证法所蕴含的“思想”和“智慧”,寻求辩证法的当代合理形态,理应成为辩证法研究的基本方向。

书评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研究...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研究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研究
凝练和研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建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增强社
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
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 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
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时代的真理与良心 袁贵仁 杨 耕
北京师范大学版《黎曼几何基础...
北京师范大学版《黎曼几何基础》介绍 北京师范大学版《黎曼几何基础
本书作者唐梓洲教授,现为北京师范大学数学与数学教育研究所所
北京师范大学版《概率与数理统...
北京师范大学版《概率与数理统计习题精解》介绍 北京师范大学版《概率与数理统
本书是配合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概率与数理统
北京师范大学版的《拓扑学》...
北京师范大学版的《拓扑学》 北京师范大学版的《拓扑学》
《拓扑学》一书(编者高红铸、
>更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版权所有 © 2014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14 BNUP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60674号-1 |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京批字第版0169号 | 京新出网证(京)字041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719号   反盗版举报